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志强的博客

写想写的,记想记录的,让青春记录所有的文字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专栏作家、纪实摄影者、编辑记者。约稿、新闻线索请联系qq:564625045。声明:博文均属本人原创,严禁转载,违者必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注农村青年婚姻状况系列报道之一: 高昂结婚费用,折了谁的腰  

2011-02-23 09:28:28|  分类: 信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编者按:

 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是我们的父辈们生活的写照。可随着物质生活的挤压,男女双方在婚礼方式的选择中失去理性,给男方家庭带来巨大的压力,其中昂贵的结婚费用成了压在许多青年人身上的一块“巨石”。“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幸福”,当“裸婚”在都市悄然兴起时,我国农村一些地方依然被高额的结婚费用束缚,存在着结婚即返贫现象,给未来家庭和生活带来负担,也为家庭不和谐埋下隐患。

在此我报将陆续刊登关注农村青年婚姻状况系列报道,以引导人们树立一种社会新风尚,树立正确的婚恋观。

关注农村青年婚姻状况系列报道之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昂结婚费用,折了谁的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青海青年报记者   刘志强

正月初五,家家户户都沉浸在一片喜庆中,互助土族自治县双树乡周家庄的小周明天就要娶媳妇了,可一家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因为他们还差几千块钱。

和许多父母一样,小周的父母也希望自己儿子的婚事办得风光些,至少在村子里不要让人笑话。但现实却将他们一家人折腾的整个腊月都在东奔西走地借钱,目的就是让婚礼如期举行,还有就是将定好的4.8万元彩礼钱凑齐。

结完婚,身背5万元的债

按照以前农村的习惯,男方看上同村或者隔壁村子里的姑娘,男方要找媒婆去女方家说媒。要是女方家同意,那男方家就请个能说会道的亲戚或表叔、堂哥,选一个良辰吉日在女方家见面,男女双方也谈谈心,看看彼此的印象。但现在恋爱自由,男的和女的早已经恋爱好,直接找个日子订彩礼就行。

在男方和女方两家见面那天,我们叫“订婚”,既然要订婚,那就要在女方家的面柜上放钱,叫压柜钱,这钱现在不像以前,几百或者几千,“现在一般都在1万以上,要不然女方家是不会同意的。”小周说。

这才是结婚的前奏,主要的还是后面的“讲礼”,还有三金、衣服。小周给记者粗略计算了一下,现在农村一般要的彩礼钱都在4万以上,要是再低一些的话,要么要求男方家的条件要好,要么是父母有工作的,要么是小伙子“上班”的,不然没有低于这个数的。完了,还有三金(金项链、金戒指、金耳坠)、三大套衣服(羊毛大衣、尼龙大衣里外各三件衣服)、化妆品等,总计要花2万-3万元,还要买汽车,家用电器等。

“这些都是大头,总共加起来要花6万元左右,只要解决了这些钱,其他的就比较好办了。”小周说的好办就是指结婚时的喜宴。现在农村人也大方了,亲戚朋友结婚不像过去搭礼钱只有10元,现在好了,每人至少能搭50元,情况好点的都是100元,这些钱就能把酒席钱凑出来。

小周给记者算了一下,他结婚,亲戚朋友多,至少要20桌,每桌300元,烟酒也要200元。“结完婚,全部加起来,一共要花10万元钱。除了自己存的那点钱,其他的至少5万元是借的。”小周说。

婚礼是每个人一生中最快乐,也最幸福的一次仪式。但现在高昂的结婚费用,使男方不仅在精神上承担很大的压力,在今后一段时间内物质上将承担更大的压力。

“在我们这娶一个媳妇花10万,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了。”小周的父母说。

     结婚结的好累啊

而和小周相比,家在互助县东和乡大庄村的李斌(化名)比较幸运,他今年24岁,也在初六那天结了婚,但花的钱是小周的一半。照李斌的话说就是岳父比较体谅他们年轻人。

原来,李斌的媳妇是他3年前在西宁一家餐厅打工时认识的,经过三年的恋爱,两个人彼此了解,年初经过两家人的协商,于今年正月初六结了婚。

“我和妻子没结婚前,我就已经多次去过他们家,去的时候我尽量多买一些东西,讨好她爸爸妈妈。再加上她家也是农村的,所以在要彩礼时,她爸爸向我们家只要了3万元,除了大衣外,其他的衣服就要了三件,加上后面的酒席钱,总共花了5万多,但还是很累啊,这5万大部分也是借的,因为自己没有多少存款。”李斌说。

李斌家地处脑山地区,主要靠天吃饭。李斌的父亲今年50多岁,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。李斌告诉记者,他父亲前几年还一直在县城的工地上打工,这两年因为身体原因,只能在家种庄稼。但每年的收入越来越少,挣不了几个钱。

李斌还有一个哥哥,4年前结的婚,那时候结婚的花费相对还少一些。但对于一个靠天吃饭的农村家庭来说已经是很重的负担了。

“借了这么多的钱,以后慢慢还吧,要是亲戚逼的紧,那就再想办法呗,现在急也没办法。”李斌说。

通过记者采访互助、湟中、湟源、平安等地的一些农村后发现,这些地方农村结婚的花费基本都差不多,但湟中县相对于更高一些。一位湟中县农村的小伙子对记者说,他们村里去年一家人结婚,总共花了12万,买的东西有小轿车、双缸洗衣机、液晶电视、电脑等,这些以前在城市里只能看到的电器现在在农村里到处可见。

记者在采访时,村里大部分年长者都觉得现在的孩子结婚花费太高了,一个家庭条件一般的村户人家的孩子结完婚后,4、5年得不到“缓冲”。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说,“现在的孩子们结婚,那简直就是在要命啊,过去那时候,我们结婚才20元钱,要么是一口袋洋芋换一个媳妇,而现在10多万啊,想都不敢想。”

但也有不同的声音,一位女孩的父亲对记者说,“现在结婚讲的就是排场,人家的姑娘出嫁10多万,我家姑娘出嫁要5万,这不是显得我家姑娘”掉价“吗?如果婚礼办得不隆重,那亲戚朋友也没面子,别人家姑娘出嫁,男方买的是小轿车,而我家姑娘出嫁,男方只买一辆摩托车,那脸上也‘挂不住’啊!”

2月份,记者在互助县一乡村走访了6家村民,这6家村民都在近两年举办了婚礼。他们都有债务在身,最高的5万元,最低的1万元不等。可以看出,因为结婚而使家庭贫穷的现象越来越普遍。

对于这么高昂的结婚费用,有许多人提出抗议,但小周的一番话令人深思,“不花这些钱,如今你就不要想着娶媳妇,更加很难娶进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旧俗就该被打破

“用的是女儿的,住的是女儿的,穿的是女儿的”。这是一些地区广为流传的俗语,说的就是借女儿外嫁“宰”男方一笔彩礼钱,备自己养老之需。据了解,我省像互助县、湟中县、湟源县、平安县等山区农民收入低,依靠女儿外嫁获取经济补偿,已经成为一种风俗。一些女方家长认为辛辛苦苦把女儿养大,付出了很多代价,就这样送给了男方,等于是给人家养的,应该得到男方的金钱补偿; 还有部分女方家害怕女儿嫁到男方家受穷,于是向男方索要较多财物,从小件服饰、日用品,到大件摩托车到现在的小轿车、洗衣机等样样都要;村民们互相攀比,让本身就很高的农村结婚费用水涨船高。

西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副教授、博士马克林,在对我省农村婚姻现状进行调研后得出的总结是:现在夫妇的年龄机构呈两极化分布,大龄晚婚与低龄早婚共存并各具规模,男大女小的婚姻模式占绝大部分,男的找对象成很大问题。因婚致贫、因婚负债现象普遍,男女双方以熟人介绍为主,自由恋爱多,但真正结婚的却少;从相识到结婚时间短,婚龄女性绝对数量少,而且有一部分流向外省,在农村这种现象尤为突出。再加上攀比心理,使结婚花费越来越多。但是如果所有人都跟风攀富,最终受苦的还是家庭本身,结婚应该量力而行,结婚是人一生中的大事,但是一辈子的时间是漫长的,办婚礼要根据自身经济的承受能力来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稿件来源:青海青年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