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志强的博客

写想写的,记想记录的,让青春记录所有的文字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专栏作家、纪实摄影者、编辑记者。约稿、新闻线索请联系qq:564625045。声明:博文均属本人原创,严禁转载,违者必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实拍:最后的村庄  

2012-06-03 17:32:47|  分类: 我的摄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
    这样的大山都是青海农村的真实写照!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最后的村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图/刘志强

我想我是爱村庄的,不然今天不会写下这篇文章。

记得伟大诗人艾青写过: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。”的确,我的眼里也常含着泪水,不是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,而是因为他们即将失去它们的主人。

今天,我要写的这片土地,不是生我的地方,但是我生活过的地方。这里是母亲的出生地,也是母亲成长的地方。母亲将童年留在这里,将少年放在这里。虽然母亲已经到其他地方生活了,但是母亲一直还是眷恋着这片土地。

这是母亲出生的地方,就是我姥姥的家。姥姥已经去世好多年了,但每当我走上这片土地时,就会想起姥姥的摸样。虽然,岁月将姥姥的脸打磨的皱纹叠叠,但我依然很爱我的姥姥。

记得,姥姥去世的那年是1998年,刚好我在体校训练,因为要参加全省比赛,姥姥去世的那天全家人都没有告诉我。我明白家人的心情,也理解他们的想法。后来,我真的拿到了全省冠军。当我高高兴兴地回到家时,母亲告诉我说,姥姥去世了,本来要告诉你的,但是因为你要比赛,大家就没告诉你。

姥姥家离我家很远,大概有30公里的路。所以,我也就没有到姥姥的坟前去祭奠,只是在家里拿了一沓烧纸,来到大门外,向姥姥家的方向点燃了起来……泪水滑过脸庞时,我依然没有哭出声来,我想姥姥不希望我哭泣。

我出生在另外一个村庄,但我自出生后一直跟着姥姥生活,所以,我很熟悉这片土地。而我在这片土地上也度过了我的童年。当我到六岁时,才离开姥姥来到自己的家,开始上学、玩耍和生活。

多年后,我再次来到这片土地,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,我尽然失去语言的功能,说不出一个字来。陪我一起走的五舅母问我:“怎么样,还记得这家是谁家吗?还有,对面那座山叫什么名字……”舅母指着眼前的庄廓和远处的大山这样说。“这是谁家啊,我忘记了,那座山好像叫牛角山……”十年后来到这里,山好像依旧是山,但是村庄上的人却大部分不认识了,也不记得连在一起的那几户人家是谁家了?更不认识新来的媳妇们了。

“外甥,能认识我吗?我是你姥姥”。我摇摇头,真的不好意思回答,我真的不记得面前的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是我的那个姥姥。站在一旁的舅母对我说,这是前院家的姥姥,她以前还抱过你,你忘记了吧!

忘记了,真的忘记了,那已经是20年前的事情了,自我离开姥姥家,后来离开我的村庄,一直生活在城市,多少年已经没有去过姥姥的村庄了。我由一个小孩子成长为一个小伙子,我的生活发生了微小的变化,而姥姥家的村庄却依旧这样,山连着山,地连着地,只不过姥姥家门前的小树长大了,姥姥家隔壁的小姑娘变成了大姑娘,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新娘,有的还成为了母亲。

走进村庄感叹很多,但更多的感叹还是村庄里的小伙子们的婚姻问题。舅母说,村庄里的小伙子30多了还没结婚,这样大龄青年的在村庄里一共有十几个。

我理解,也明白,这里四面都是大山,人们都在山上居住。山上没有水,也没有泉水,吃的水是窖水。(就是夏下下的雨从房屋上流下来然后接到一个地上挖的窖里,等水变清澈了在饮用。就是人们所说的窖水。)所以,村里的女孩都嫁到川里,嫁到城市里,而其他地方的女孩又不肯来村庄里。

就在我们的聊天中得知,这个村庄就要搬迁了,搬到山下面的川水地区。目前具体项目正在实施中,每家交了3万元的土地搬迁费,每家6分地,就等待搬迁。对了,还没告诉这个村的名字,这个村叫青海省互助县蔡家堡乡关家山村,全村共160多户人家,青年人都在外面打工,留在村里的只有一些老人和小孩。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找对象问题,20—35岁之间没有媳妇的大有人在,其次就是吃水很困难,家家户户都是吃窖水,路也很不方便,是土路,天下雨就不要想着回家。

所以,当我听到搬迁的事情时,我第一个感到高兴。最起码搬到山下面,小伙子们的婚姻问题可以得到解决。

村庄老了,养不起这些耕耘了世世代代几代人的后代了,但是村庄再老大家还是很喜欢的。我问一位老人,“这里好还是山下面好。”老人说,“这里艰苦是艰苦些,但我还是喜欢这里,这里清静、宽敞,也毕竟是我的根。”

我想,这是我的答案,也是所有人的答案。

 

看山,一点点绿色只是山坡上的点缀 
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种了几十年的树,但因为缺水,成活率很低。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

 对面的山顶上也住着人家。
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下面这些是村庄里的耕地,用骡子或马种地。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村庄里虽然盖起了小洋楼,但是很少有人住。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村庄里的油路只有一段,不能到家门口。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这是村庄里的小学,听说只有10个学生,是一年级和二年级。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壮观的大山对外面的人来说是一种美,但是很荒凉!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已经是仲夏了,才看见一点点绿色!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在大山的怀抱里住着几户人家,明年他们就要离开这里,和生活过的土地说再见!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这里的小孩都是红脸蛋,因为紫外线强!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童年没有可玩的地方,只有和土地为伴!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这条路我以前也走过很多次,现在看起来很“陌生”。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绿色的是小麦,看见土地的是洋芋,还没出来!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大姐说,拍一张照片,以后就没机会来这里啦!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颜色加重,村庄里的大山看起来很美,很有线条美!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村庄里的大门经常紧闭!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依稀能看到几个身影!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村庄老了,但还能看见她的轮廓。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他们就要搬到这里,这里是山下面的一角,明年他们就要成为这里的新“主人”了。
实拍:最后的村庄 - 刘志强 - 刘志强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